以“五种方法”为遵循,查找“元问题”制定“元方案”(常州海事局 刘春)
发布日期:2018-01-03 19:55 浏览次数:

    编者按:针对辖区本质安全水平不能完全有效支撑区域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本文认为,在运用12345科学安全监体系时,要用发展的、历史的眼光查找元问题;统筹兼顾、辩证思考元问题;守住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这个本源性价值目标,制定解决问题的元方案

 

以“五种方法”为遵循

查找“元问题”制定“元方案”

 

2016年,江苏海事局总结“一次创业”、紧扣“长江航运行政体制改革”,做出科学判断,海事安全监管协调推进解决的主要矛盾,已由“区域经济社会快速发展需要与落后航运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区域和流域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需要和水上交通本质安全水平不足之间的矛盾。面对主要矛盾的新转化,果断提出海事安全监管工作进入“二次创业”的新阶段,确立了争当“长江航运排头兵”、“‘三化’建设示范区”、“服务发展先行官”的新目标。与此同时,为持续推进辖区本质安全水平的新提高、实现“二次创业”的新目标,以本质安全水平不足的“元问题”为导向,探索“元问题”治理路径方法,集成创新形成了“12345”科学安全监管新体系。这与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社会主要矛盾发生新转化情况下,提出的党和国家工作新要求高度一致;与“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新导向深度契合,为提高水上交通本质安全水平提供了全新路径和方法。

一、牢牢把握“元问题”这个“中心主线”

“元”,义指“根源”、“本源”。元问题,义指“根源性”、“本源性”问题。“根源性”,可直白的理解为“能引起问题的问题”;“本源性”,义指事物运动发展的初始价值目标。“元问题”具有“根源”与“本源”的统一,这种统一具体表现为,在解决“元问题”时,采取的手段措施要与既有的初始价值目标相统一,切忌“不择手段”。

安全生产的“元问题”,义指引起不安全的问题,即本质安全存在的问题。相关安全生产的原理论述告诉我们,“无危为安、无损为全”,即为安全;安全是一个系统,也是一种相对状态;安全生产由多个元素组成,它要求系统内的各生产元素之间处于协调平衡的和谐状态。因此,安全的“元问题”一般是多元的,是互相联系、互相依存,而不是孤立存在。这要求我们在求解“元问题”时,不能顾此失彼,要系统而又辩证地思考,这类似于数学中的“求解多元一次方程”。安全生产也具有空间、时间属性。安全是人类生产过程中,将系统的运行状态对生命、财产、环境等可能产生的损害控制在“人类能接受水平”以下的状态。人类对各种损害的接受水平,实际是指“人类生存发展最基本的需求和价值目标”,它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以不断满足“人的全面发展、社会的全面进步”而变化。这正如“党的十九大报告”在阐述社会主要矛盾转化时指出那样,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在安全、环境方面的要求更是日益增长。因此,过去不是“元问题”的问题,现在就有可能变为突出的“元问题”。同时,随着生产技术的进步,原有生产要素的裂变和新的生产要素的参与,也必将会出现非传统性的安全“元问题”。这又要求我们求解“元问题”时,要突破“思维桎梏”、采取“多元思维”,层层追究、历史思维,这类似于数学中的“求解多元N次方程”。

因此,安全的“元问题”既存在一个层面上的“多元”,也存在一元或多元问题上的“多层”。这要求我们要用发展的、历史的眼光查找“元问题”;统筹兼顾、辩证思考分析“元问题”;守住“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这个本源性价值目标,制定解决问题的“元方案”。这应该是将“元问题”确定为体系“中心主线”的要义所在。

二、重点突出“管理要素”,精准查找“元问题”

事故调查分析表明,大量的水上交通事故是由于“人-船舶货物-环境”构成的水路交通系统中,一个或几个元素的不协调变化导致的。参与水上交通活动的各元素不会按照人们的主观意志自行协调平衡,这需要交通运输经营单位及相关政府部门的“管理和控制”。从长江航运行政管理的实践看,由于受“落后的航运生产”制约,水运生产设备设施相对落后。水上交通安全管理长期以来侧重于“交通行为控制”,突出“船舶航行、停泊和作业”方面法律法规的研究制定,实施诸如VTSAISGPSGISCCTV等交通管理工程,可以说“交通行为控制”方面的理论和实践领跑世界水平。随着长江区域经济社会快速发展,长江航运在带来巨大经济发展效益的同时,长江江苏段也成为客汽渡、危化品、跨江桥梁、受限船舶、水上过驳区等事故隐患和安全风险交织叠加的复杂水域;辖区“客(汽)渡船载运大量旅客频繁横渡过江,水路危险货物运输数量大、品种多,桥梁防碰撞能力低,沿江沿海施工规模大、环境复杂,非法采砂、非法过驳作业以及超载运输屡禁不止”等十大风险,已成为制约“辖区本质安全水平满足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需要”的“瓶颈”。面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新转化”、“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长江经济带发展新导向,客观分析我国“船舶制造能力和水平并跑、领跑世界、长江水运基础设施建设的快速推进”。要破解这一“瓶颈”,不仅要靠外在的交通行为控制,更要补齐在“各交通要素之间以及交通元素内部协调管理”上存在的短板,实施标本兼治。纵观国际海事的发展动态,国际海事组织在数年前就已经将管理因素列入了事故调查的考虑因素,也将事故教训应用于船员教育列为强制履约分委会的固定议题,但一直没有突破,未能形成有效的机制。2013年,国际海事组织开始推行会员国强制审核机制,开始从管理上规范会员国对现行公约的履行,力图通过履约管理促进全球航运的安全和高效。近年,国际海事组织逐步推进基于目标的管理模式,力图通过对SOLAS等公约的修订,形成目标型的船舶管理标准,促进各会员国海事管理的多样化和效能。国际标准化组织提出的基于PDCA循环的管理模式已经成为当前国际社会管理的主流理论。

因此,突出“管理要素”查找水上交通安全的“元问题”成为“12345”科学安全监管体系的中心主线。它必须从以下几方面入手,透过交通行为的表象,找到行为变异的内在问题。一方面,海事管理机构依法履职,强化查找在对各交通元素之间协调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另一方面,交通运输经营单位遵循“安全生产法”的要求,查找在“加强安全生产管理,建立健全安全生产责任制和安全生产规章制度,改善生产条件,推进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提高安全生产水平”;再有,行业主管部门查找在深化交通供给侧结构改革(比如,航运基础设施标准化建设)上存在的问题。四是,水运行业发展与其它行业发展的规划协调上存在的问题。

三、以“五种方法”为遵循,科学制定“元方案”

12345”科学安全监管体系,针对水上交通本质安全水平不足,创新引入“元问题”和“第一原理思维”,剥开水上交通不安全的表象,弄清引发不安全的本质问题及其内在联系,然后再从本质问题、内在联系出发,多元化、层层深入探究防范解决“元问题”的路径和方法。体系以查找解决“元问题”为中心主线,体现了海事安全监管工作抓住主要矛盾、解决主要问题,从提高本质安全水平入手,以不断满足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的价值取向;“两个安全”规定了解决“元问题”的目标指向;“三级责任”压实查找“元问题”、解决“元问题”的责任机制;“四个导向”规范查找“元问题”、解决“元问题”的行为导向;“五种方法”是集成创新、核心驱动,跨行业、跨领域、跨思维,集成传统管理经验和现代管理技术,创新破解水上交通安全“元问题”的“元方案”。

以科学方法指导工作实践,才能真正提升辖区安全监管的科学化水平。常州海事管辖区内有汽渡1道、危化品码头2座、危险品锚地1座、大小桥梁4座,还有长江江苏段规模最大的水上服务区,辖区长度虽然有限,但通航要素和通航环境较为复杂,这一方面增加了安全监管的难度,从另一方面来讲,也为我们“对标找路、精准施策”提供了主动作为的舞台——

在“空管”上做优。稳步推进“空管”理念管理客汽渡工作,坚持“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的方针不动摇,印发《常州海事局运用“空管”方法管理客汽渡实施方案》,制定“空管22条”,严格要求,严格管理,在强化安全意识、加强组织领导、健全管理体制、严格规章标准、强化监督检查、开展专项整治、提高人员素质、增加安全投入和落实安全责任制度等方面,采取有效措施,夯实安全基础。强调客汽渡“民生保障线”,做优了“四个提升”:一是落实“一渡一策”的要求,客汽渡管理体系制度化水平进一步提升;二是完成船名亮化工程,渡船两舷均已加装防撞轮胎,提高防撞性,20187月投入使用新渡船将进一步提高安全标准,渡船安全性能进一步提升;三是渡船已安装CCTV监控系统,渡船自主监控能力进一步提升;四是通过督促落实渡运单位主体责任、开展应急演练,渡船船员安全意识和技能进一步提升。

在“特管”上做强。紧紧抓住桥梁业主是责任主体的牛鼻子,督促桥梁业主单位、建设单位、施工单位以“特高压”标准落实安全主体责任,严格实施水上安全维护,从严核查受限制船舶进港,确保桥梁施工和通航安全。常州海事辖区内有各类桥梁4座,构成了较为复杂的通航形势,增加了船舶碰触桥梁的风险,现场通过夜间巡航查看桥梁警示标志的运维情况,确保桥梁安全。督促辖区已建成的桥梁业主单位严格落实驻守、警示、亮化等措施,加强能见度不良情况下的桥区航行安全维护。加强警示提醒,引导船舶树立桥区航行的“特高压”意识,有效预防触碰和碰撞事故。同时,着手规范净化录安洲夹江、狍子洲夹江通航环境,推进地方政府出台“桥区禁限航”规定,促使相关责任部门形成齐抓共管的长效机制。

在“核管”上做特。在扎实推进“263”专项行动,严格落实辖区船舶靠港期间全面实施大气污染排放控制的规定,迅速落实长江江苏段船载散装化学品分等级管理,梳理完成《常州辖区船载散装化学品风险分等级名录》,在推动实施《沿江港口和船舶接收、转运及处置设施建设方案》的同时,突出监管手段信息化,分别与常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签订了合作备忘录,与海关深化“H986”集装箱进港检测数据的共享,提高监管的效率。同时,又针对常州辖区水上服务区密集,危险品锚地位置极具有代表性的特点,致力于“水上服务区标准化”建设和“危险锚地科学化”监管的课题研究之中,以求在运用“核管”的理念中,针对常州辖区的特点,开出“药方”,寻求“良策”,为解决“元问题”奠定基础。

在自选动作上做精。一是延伸网格化管理。建立网格分类管理体系,依托长江干线水上综合执法镇扬常泰片区合作平台打造综合管理格局。用“网管”方法加强水上水下施工作业审批监管和现场检查,建立碍航物风险源动态管理机制,对孢子洲夹江原铁本码头残桩设置警示标识,清除天星洲洲尾水下碍航物。督促涉水单位落实主体责任,切实提升碍航物水域安全监管水平。二是“三步走”抓好“水源保护区”管理。第一步将监管力量向现场聚集,整合优化监管职能,清理水源保护区内非法停靠点和三无船舶;第二步协同相关部门单位建立日常监管的长效机制,使水源保护真正形成齐抓共管的局面;第三步推动地方政府立法,出台水源地保护区相关规章,以实现饮用水源的长治久安。

总之,本质安全“元问题”是我们所有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12345”科学安全监管体系是我们的指挥棒和路线图,把握规律、科学监管,才能真正兜牢“本质安全”的底线。

 

(常州海事局    春)

 

信息来源:办公室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